_
 

【開幕演出】
橄欖樹之葉-向達維希致敬

10/3(五)19:30|中山堂光復廳
(本節目僅開放給購買全程護照與單日票的朋友入場。)

啟幕

文|鍾適芳

「城市.邊界」的主題,其實是從以巴邊界開始想起。當以色列轟轟烈烈慶祝建國六十週年,卻也愈加鑿深裂痕與界限。於是,開始思考邊界,國與國之界線,城市當中,階級與文化的界域,與人心中無法抹滅的界限……。我們到底可以做什麼?我想。或許音樂、影像與不同的藝術形式,或其綜合,可以提醒我們回到問題的根本,思考並改變。我們如此期待。

今夏,因工作耽擱,跟達維希(Mahmoud Darwich)在法國南部的阿爾(Arles)擦身而過。阿爾有十三屆歷史的「南」音樂節,邀請達維希吟詩,啟動了我更多對音樂節責任義務的想法。離開阿爾,回到台北,試著與詩人聯繫,希望能在邊界專題,呈現他的詩作。期望他開闊深邃的思考,隨著詩的音節,敲開我們迷惑的、無知的、麻木的感知。寄出的信件,總沒有回音,直至報上刊出小小一則新聞,達維希因心臟手術失敗,在美國去世。

於是由邀請,轉而籌備「橄欖樹之葉」的專題。我們無緣聽見達維希本人,但我們可以接力傳續他的詩作。以「橄欖樹之葉」為題,因為是達維希的第一部詩集,1964年出版,詩人22歲。

於是跟幾位創作的好友,提出當時還粗糙的概念,並將達維希的網站傳給大家。幾次聚會後,專題內容漸漸成形。朋友們在這個製作的旅程中,不斷傳回驚嘆。影像藝術家宛璇,經常在譯詩過程有所發現。思容讀到宛璇的譯詩,立刻應允獻聲。翠容收到邀請信,五分鐘後,即回傳他的文章,供我們參考並刊載。巴勒斯坦樂人薩米爾.馬霍(Sameer Makhoul)以演唱達維希詩作(黎巴嫩樂人Marcel Khalifa曲)參與;並將以烏德琴與詩人們即興。

颱風夜,永豐捎來簡訊:
「正在寫呼應達維希的詩。讀他的詩感到藐小初習,像座壯麗的風景突立眼前,正可以把背包卸下,像個無知者任遊其中。」

能促成此計畫,並收到朋友們創作過程中滿足的回應,是製作音樂節的幸福。這當然是因為達維希偉大而謙遜的靈魂所致。因為達維希,宛璇、永豐、Yannick、思容、岑、薩米爾、香清,初次以歌詩相聚。我想這是音樂節最重要的意義。


在這個向偉大詩人達維希致敬的節目中,我們邀請影像創作者蔡宛璇、聲音裝置藝術家Yannick Dauby、美術設計工作者羅文岑,共同創作一個視覺與聽覺高度互動的空間,而在這個空間中,詩人鍾永豐、羅思容以及音樂家薩米爾.馬霍、香清,將分別以不同的語言,或吟或唱達維希動人無比的美麗詩句。

   

達維希是誰?

「我曾經認為詩能改變一切,能改變歷史,能使人文明,而且我也認為幻覺有助於詩人去投入與堅信。然而現在我認為,詩只改變了詩人。」

「我們不應為自殺炸彈客辯護。我們反對自殺炸彈攻擊,但必須去理解那股驅使他們這麼幹的力量是什麼。他們想要從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中解放自己,這無關意識形態,而是絕望。」

達維希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當代阿拉伯詩人,他出生於1941年巴勒斯坦的一個村莊。與巴勒斯坦的所有居民一樣,達維希無法選擇及擺脫他所屬的政治環境,在烽火連天的中東地域,他曾協助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後因以色列軍隊入侵而被迫流亡至賽普勒斯(Cyprus),後於1996年重獲返鄉的機會,生前定居於拉姆安拉(Ramallah)。達維希於200889日因心臟手術失敗辭世,享年67歲。

1964年達維希出版第一本詩作《橄欖樹之葉》(Leaves of Olives),一生共出版超過三十本詩集,得過許多文學獎,以巴勒斯坦行動派詩人聞名於世。他的主要作品包括:《兩座伊甸園的亞當》(The Adam of Two Edens)、《歌謠小書:烏鴉的墨水》(The Raven's Ink A Chapbook)、《巴勒斯坦之愛》(Love from Palestine)與《橄欖樹之葉》等。(編註:本段詩名譯法採用張翠容《中東現場》。)

達維希於2001年獲頒「萊南文化自由獎」(Lannan Prize for Cultural Freedom),此獎榮耀那些擁有卓越能力與勇氣,以作品彰顯人權、捍衛思想表達自由的創作者。

「橄欖樹之葉」參與藝術家/詩人

蔡宛璇=視覺裝置
Yannick Dauby=聲音裝置
羅文岑=視覺統籌
鍾永豐=詩人
羅思容=詩人
薩米爾.馬霍=歌者/烏德琴
香清=歌者

 

達維希的詩

在坡上,高過海洋,他們睡著了(張翠容譯,節錄)
超越時空的界限,在文學轉化成石頭的坡上,他們睡著了。
在鳳凰骨刻鑿成的石頭上,她們睡著了。
我們的心會為他們的慶典舉杯,在一個沒有時間的時空裡。
我們的心會奪回那一片土地,讓鴿子回到地上的石床。
啊!在地球的盡處,在我的心裡,睡著了的同胞,願和平降臨你們身上!
和平。

Mural(張翠容譯,節錄)
歷史與受害者在開玩笑
以及他們的英雄
凝望過他們後便悄然而去
這個海屬於我
這種濕潤的空氣屬於我
包括我的名字
即使如果我把在棺木上的名字也錯寫了——
這亦是屬於我
至於我
現在已充塞了所有的可能性
離開的理由——
我不屬於我
我不屬於我
我不屬於我

……

每當我尋找自己,卻找出他者
當我尋找他們時
我卻找出一個陌生的我
那我如何是群體中的個體?

我是從那裡來的(張翠容譯,節錄)
我是從那裡來的,我還憶起
與別人無異,我就這樣降臨世間,
有一個母親,
有一間房子,有很多窗戶;
我有兄弟、朋友,以及樊籠。
我擁有海鷗撲身而過的海濤,
我擁有自己一個景觀和餘下的一片青草,
我擁有那輪越過語言顛峰的明月,
我擁有由神遣送的鳥群糧食和超越時間視野的橄欖樹;
在利劍把血肉之軀變成宴會之前,我已穿越那一塊土地。
我,是從那裡來的。
我把那片天空歸還它的母親,而那片天空卻為自己的母親哭泣...
我學會了拆解所有的字句,而只去建構一個字:家

麗塔(蔡宛璇譯)
在麗塔和我的雙眼之間:一把槍
認識麗塔的人總是拜倒
向她那如蜜般的眼睛所發散出的神聖
進行禱告

而我,我曾擁抱過麗塔
當她還小的時候
我還記得她是如何緊緊靠著我
且她那絕美的髮辮覆蓋我臂膀
我記得麗塔
像一隻雀鳥記得牠的水池
啊麗塔
在我們之間,千隻鳥千個影像
以及數不盡的約會
布滿彈孔

那時麗塔的名字在我嘴裡有種節日之味
在我血液中麗塔的身體曾是婚禮的慶典
兩年時光,她睡在我臂膀上
我們曾在最美的聖杯周圍說出誓言
然後在雙唇的葡萄酒中
我們燃燒
而後重生

啊麗塔
在這把槍放在我們中間以前
究竟是甚麼使我的眼遠離了你的
除了睡眠
及如蜜的雲朵外

曾有那麼一次
喔黃昏的靜默
清晨時分,我的月亮已然離開,遠遠地
在那雙眼中如蜜之色
城市
掃盪了所有吟唱詩人,而麗塔
在麗塔與我的雙眼間,有一把槍

牆上的(蔡宛璇譯,未完)
看吧這是你的名字
一個女人說
接著她消失在那螺旋的長廊中

我看到遠方的天空近在身旁
而一隻白鴿的羽翼載著我
朝向另一個童年
我不曾夢想我所夢想的。一切皆真實。
我明白我將遺忘自己...然後飛翔
我知道我所將會成為的
在最後一處天空。一切皆純白。
大海懸掛於屋頂以白的雲團
而虛無在絕對的白色天際。我曾在而
我亦不曾在。
我獨自在這白色永恆的四周。
於我的時刻到來前便已抵達
沒有天使向我顯示並對我說:
在那裡,在地球上,你完成了甚麼?
而我既聽不到幸福者的歡呼
亦聽不到罪人們的哀訴。我只是獨自
在那白當中,
獨自一人...
沒有甚麼能在永恆的門扉前傷害我,
不是時光亦非情感。
我感受不到事物之輕
亦感受不到執念之重。
我找不到人可以問:
從今而後,何處是我的何處?
何處是死者之城?我在何處?沒有空無
在這裡,在這非地之地... 沒有期程,

亦無存有。

參與藝術家與詩人

蔡宛璇=影像創作
從事造型與影像藝術創作,同時從事素描與詩創作多年。目前工作於法國與台灣兩地。其創作重心圍繞在:探討城市風景與建築空間,以及人對於所居住的環境提出個人視域的重要性。

她的裝置作品經常有一種暫時性,並與所存在的空間構成一特殊關係。而她的影像創作(錄像,動畫或動態影像裝置)則常暗示或呈現出一個生活空間,一些敘事的初端,或將外在的景物內在化為心靈的影像片段。

雖然對當代新媒體極感興趣,但所專注的仍是它在人文精神領域中可被開掘的各種可能。近幾年也開展除純藝術領域外的創作空間,並嘗試與不同藝術人文領域的人或團體合作。

蔡宛璇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wanshuen

Yannick Dauby=聲音裝置
Yannick Dauby1974年生於法國。聲音藝術工作者,他的創作和研究從音樂開始,並延展極廣:即興演出,電子原音音樂(electroacoustique)編曲,以及人類音樂學。他持續不斷在大自然,都會和工業環境中進行錄音工作(音景soundscape),特別在歐洲各地和其它地區(如印度,台灣)。這些聲音成為他編曲和CD出版品的素材,或是其它聲音創作發表的方式:時而與影像創作結合,如音樂會,聲音裝置作品,時而透過網路,如集體創作實驗,線上播放或作品下載。

其創作主軸為對於聽覺經驗的實驗和探索,他的作品經常參與在國際活動。而他的聲音創作也與其學術研究有緊密關連,其研究主題在於聲音風景,以及人與動物在聽覺上所彼此建立出的關係網絡。

近幾年來持續來台發表聲音創作,並至台灣各地進行田野錄音。許多在台灣錄製的音景被轉化成一些個人編曲作品的創作源頭,且至今已有不少臺灣音景或特有的動物聲音被收錄在法國等地的出版品中。

Yannick Dauby網站:
http://www.kalerne.net/yannickdauby/

羅文岑=視覺統籌
平面設計,窩居台南。主要與心靈工坊、大大樹合作,設計書籍封面、CD與音樂節相關文宣。

鍾永豐=詩人
詩人,長期與林生祥合作創作,前交工樂隊筆手,現任嘉義縣文化局長。民國五十三年出生美濃鎮菸農家庭,1978秋天完成第一首詩,1987年開始以客家話語寫詩。曾於2000年與2005年兩度獲得金曲獎「最佳作詞」獎項。

羅思容=詩人/歌者
羅思容是台灣難得一見、具獨特氣質的歌者/創作者,也是詩人、畫家。2002年,羅思容為她的父親─詩人羅浪─整理詩文集時,突然受到客家人文、山川的美好觸動,喚醒沉睡的另一個自己。自此,她開始投入歌詩的創作。她從客語獨特的語境中尋找富於文學性與音樂性的創作語彙,也以直覺、素樸的性靈為本,歌頌自然、人文、生命之美,創作歌詞充滿豐富的靈思、童趣。

女性的角度也是羅思容創作中一個清楚的標記,思容以一個母親、妻子,同時也是一個具有自我意識的女人之身分,對女性的生活、生命、現實、記憶、傳統、世界的一種獨特的理解,透過詩歌創作呈現一位女性爬梳生命世界、回溯鄉土根源、探尋身心平衡的創作歷程。而羅思容得天獨厚的清澈透亮嗓音,在生活中焠鍊出來的歌唱技巧,更使得每一首歌都靈跳生動。創作至今以客語、閩南語及國語等語言完成的歌謠近百首,並於許多音樂創作比賽中獲得獎項。

薩米爾.馬霍=歌者/烏德琴
繼承豐富的文化遺產與旋律,薩米爾連結音樂與詩歌,創造出獨一無二的聲音。激發自傳統的阿拉伯樂音、古老的詩句以及中東地域的音樂傳統,他的音樂如人生,遊走於邊界,拾起散落於兩端的各種元素,加以焠鍊而成為當代的阿拉伯之聲。

薩米爾出生於詩人與樂人之家,自小浸濡於父親、兄長的吟唱。10歲開始對著錄音機錄下自己的吟唱創作,12歲學習烏德琴。往耶路薩冷尋找音樂之路的他,身無分文抵達大城,直到2005年,耶路薩冷音樂學院成立阿拉伯音樂學系,親自挑選學生的系主任,打電話邀請薩米爾就讀,他於是成為第一屆耶路薩冷音樂學院阿拉伯音樂學系學生。畢業後留在耶路薩冷教授烏德琴。

   
回首頁  

Copyright (c) 2000~trees music &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