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祥與瓦窯坑3」巡迴感言

(Vanya整理紀錄)

生祥

 

新的組合,新的專輯,新的出發。八場校園巡迴走了台灣一圈,這其中成功,高醫、中興、清華大學是舊地重遊,碰上了一些之前來此演出時認識的朋友,無意間跳接起過去的影像,怎麼兩年半前的校園巡迴,好像很近卻又極遙遠......。沒有感傷也沒有歡喜,只是靜靜地走走看看。成大地景依舊,迎賓樓外的樹依然令人開心。高醫風雨球場旁多蓋了大樓,中興的蕙蓀堂大的驚人,聲音奇佳。清華校門口光復路的辣妹盛況似乎有退步跡象。也去了新地方巡演,淡江是錄音地點,又是母校,很親切。佛光無意間成為創校以來的破冰之旅演唱會,雲霧飄邈中感覺有仙氣。東華開闊開闊開闊,太平洋中央山脈的聯想。

這次來看演出的人數不多,但演出人員與工作人員都試圖在每個不同演出場地條件中盡力做好演唱會的品質。謝謝所有人員的付出與觀眾的參與、支持。

我演的很開心。乾杯了!
生祥

 

小彭

(以下為e-mail往返紀錄:)

小彭:

Vanya

生祥說要一篇巡迴的感想
沒什個感想, 只有這樣:

巡迴嗎 ,
好像正要開始,卻已然結束了.

小彭

Vanya:

小彭

多寫一點ㄅ

小彭:

再加一句

巡迴嗎 ,
好像正要開始,卻已然結束了

謝謝大家

可以了吧

Vanya:

拜託

小彭:

再補一句

巡迴嗎 ,
好像正要開始,卻已然結束了

謝謝大家
車……………………票(客語)

沒了,真的

玉鳳

 

這是一趟美好的旅程,感謝所有幕前幕後的夥伴們,以及支持我們的朋友。
【臨暗】是我2004年最難忘的篇章,希望也會是你們的。

 

小六

 

在進入瓦窯坑3之前,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爵士搖滾樂手。有一天我接到生祥打電話給我(當時我並不知道交工已經解散),他告訴我他想要重組一個團,因為當時我工作非常繁忙,我並不是很想點頭答應,但是生祥又接二連三的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他想要把傳統音樂跟別的音樂元素結合在一起,他很需要我的幫忙,當然我也被這個人的不折不撓給打動,於是我們便約在師大路的某個咖啡廳見面,生祥給我們一堆譜,跟我們說了一些他想要製作唱片的計劃,我在當時對生祥這個計劃還不是非常感興趣,但最後我還是照約定前往瓦窯坑的練團地點去練團,於是我們便開始了臨暗這張編曲的工作。

我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來設計臨暗整張的編曲,這其中我深深被玉鳳的三弦、月琴與琵琶的音色所打動,於是大家越作越起勁。而且我也完全解開之前對生祥這個計劃的存疑,甚至激起我對傳統樂器的興趣。經過了兩個月以後,我們找到淡江大學文錙表演廳進行錄音的工作。生祥在當時為了選擇錄音師的人選而苦惱,於是我便推薦我的老同事袁述中錄音師給他認識。就這樣臨暗這張專輯誕生了。

事後該片順利發行,我們也參與了流浪之歌音樂節,但最令我感動的,就是我們在全省巡迴的時候,我發現我們的燈光師音響師之中,有原住民、有外省人、有本省的朋友,什麼人都有,在我心中點燃了許多對生祥莫名的敬意。

小彭是一個非常可愛的搖滾樂手,他把口琴注入許多新的生命與新的可能性,我也常常看到他吹口琴的時候偷偷的掉眼淚,這點讓我蠻感動的。其實,他是我們瓦窯坑3的電吉他手。

我們整個巡迴的過程很辛苦,酬勞也沒有以往巡迴的多,但是我從中獲得的快樂與尊嚴,是我就業二十年以來從未有過的。也因為這整個組合,讓我想去為傳統音樂盡一份心力。

現在的我不只會欣賞中外的爵士音樂,我也跟著玉鳳學著欣賞一些傳統音樂及樂器,我更發現因為我進入瓦窯坑3後開啟了更大的眼界。接下來我也不知道應該要說什麼...

最後我只想說,我愛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