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有草原的風吹來

流浪世界音樂節烏仁娜的「帳篷音樂會」

◎謝鴻文

 


2001年9月初,台北盆地的秋風遲遲,依然如夏炙豔的時候,一向代理世界音樂(world music)品牌獨樹一幟的大大樹音樂舉辦了「流浪世界音樂節」,流浪的意象為前引,似也暗喻著世界音樂的文化交流融通,超越國界、種族、階級和語言。

音樂節於客家文化館的活動現場陳設十分簡樸,也因為簡樸,更能把焦點聚集到音樂本身的聆賞。在「帳篷音樂會」這個活動,我初識了烏仁娜--1969年生於內蒙古,現居德國的女音樂人。

一首「駱駝的步態」清唱,清脆如鈴的歌喉搖曳著無限風情,直把人魂靈也勾走。旋即「十五歲的姑娘」一曲,又陷入一種哀傷低泣的氛圍中,全場屏息無聲地聽著烏仁娜吐息輕唱阿布海(蒙古語的姑娘)思念的鄉愁,那時,若有草原的風吹來,先是一陣青草香,然後有一點點鹹鹹的淚水滋味、、、
和唱完就死去的流行音樂不同,世界音樂來自庶民,來自一個國家民族、不同地域空間文化涵養,其所陳現的可以是該民族的精神或生活寫真,經由田野採錄(譬如以前對原住民部落頌歌祭儀的實錄),或者在舊元素上的新創作,它的鄉土面貌、歷史感,架構出的藝術美學,似乎比影像更直擊人心,也比文字更流傳久遠。
在世界音樂的地圖上,我有幸和蒙古相逢,被音樂迷醉的狀態中,無以辯證自身所處的環境。

聽一遍不過癮,幾日後,烏仁娜的帳篷音樂會移師大安森林公園,我又迢迢趕赴。星空為證,天穹底下露天演唱更符合帳篷的象徵。烏仁娜成長於廣闊草原,肺活量的自然養成,高低音交錯,比前回更收放自如,時而溫柔,時而剽悍,曲式安排錯落有致,也把她一個世界音樂人的熱情魅力深烙在如我這般台灣人心中。
聽二遍還是意猶未盡,於是我又買下她在台灣出版的首張專輯「在路上」。
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一首席慕容的詩:

只有在黑夜的夢裡
我的靈魂才能復活
還原為一匹野馬
向著你
向著北方的曠野奔去

對烏仁娜而言,唱歌會讓她還原成一匹野馬吧,她在世界各地流浪演唱,但她也一直在往北方的家鄉曠野奔去。

《回上頁》
 
 
Copyright © 2000∼ Trees Music &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