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歌聲抵達夢裡的山河故土

◎Ricardo

  聽烏仁娜的歌聲總覺得有股穿透世間愚騃的蒼涼在裡頭。這位來自內蒙古草原的女歌手,從家鄉的大漠輾轉到歐洲發展至今,很訝異她對兒時的一切記憶竟然多年後都還能在這張《在路上》油然地表露她的思鄉之情。

裡頭的十首曲目中,有一半是傳統蒙古民歌改編及另一半她跟Robert Zollitsch共同譜寫的新曲,而每首曲子所呈現的那股純真古樸的氣質,可說是今年聽到目前為止最感人的詩篇樂章,尤其全張只用了巴伐利亞箏、馬頭琴與打擊樂三種樂器,但光憑烏仁娜的清唱,就足以讓音樂本身的氣血飽滿,聲韻直透人心了。

有時想想,閱讀有關蒙古過去的歷史總是血淚斑斑,但聽烏仁娜的歌聲卻覺得即使她是流露著民族的傷痛,背負著歷史的傷痕,然而同時她卻且也同時承載著希望與寬恕在遨翔著,從亙古一直穿越時空抵達夢裡的山河故土,在〈駱駝的步態〉夢見「在遠方尋找珍寶的父親」;在〈黃鸝鳥〉裡望見「那生長的故鄉」,而烏仁娜的鄉愁卻總是尋不到最終的歸宿,甚至我總懷疑這樣的鄉愁對於生長在台灣的年輕聽者而言,是否能真正懂得那藏自內心最深沈的情感會是如此苦澀?

「千里迢迢人生路,資訊使得求知深,和平使者佈滿天,日日夜夜結滿年。」看著烏仁娜〈在路上〉的七言詞句一遍又一遍的讀著,或許所有的答案都早已不言自明了吧。


《回上頁》
 
 
Copyright © 2000∼ Trees Music & Art